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医院介绍 >
他们也说不准
* 来源 :http://www.a65pao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01-25 06:25

小欣怡到底是因何被砸伤?2楼及以上住户全部成被告是否合理?房屋出租户是由房东承担赔偿责任还是租户承担责任?居民们现场提出三疑问。

长江日报记者庭审现场看到,绝大多数居民现场出示了单位证明或单位的考勤表,证明自己当时正在上班;部分居民出示了《房屋出租协议书》,证明案发时房屋被他人租住,自己不在房内;还有居民出示物业提供的水表、电表的起止码,证明房屋无人居住。

对小欣怡的遭遇,居民们大多表示同情,但他们没想到,小欣怡的父母会把他们告上法庭。

1603号房业主甚至请来自己的牌友当庭作证,证明案发时自己与牌友正在玩牌。

涉案楼栋高达33层,住在20层以上的部分住户质疑:如果鸡蛋大的石块是由20层以上的住户抛下的,那么小欣怡的伤害程度不可能仅仅是七级伤残。他们认为,高层的住户不太可能侵权,但“高层”这一界限如何界定,他们也说不准。4号房的住户提出质疑,因为房屋结构,所有4号房的住户即使抛物,几乎没有可能抛到正在2号房门口晒太阳的小欣怡头上。

原告代理律师辩称,汉阳警方对该案立案侦查,能够证明小欣怡受伤是高空抛物所致;警方认为2楼及以上楼层住户都有可能造成小欣怡的伤害。

一位性急的男子则在庭上劝告小欣怡父亲:“赶快撤诉,回到小区搞募捐活动,说不定获得捐款比赔偿款还多。”

针对居民们“不在家”或无人居住的证据,原告辩护律师称,这些证据只能证明当事人“不在家”,但不能证明案发时家里无其他人。

上午10时许,原告、被告分别提交起诉状及答辩状后,庭审进入证据提交、质证阶段。除部分居民庭审前提交了证据外,大多数居民现场逐一提交证据,极力证明案发时“家里无人”、没有抛物的可能性。

双方激烈辩论,直至昨日下午6时,庭审结束,法庭宣布择日宣判。

由于被告人数多达128人(其中74户出庭),需逐一举证质证,这一阶段直至下午4时许才结束,前后耗时近6小时。

昨日代表小欣怡出庭的是其父亲何虎。庭上的何虎一言不发,听到居民“可以献爱心,但拒绝赔偿”的议论时,中午休庭的何虎向长江日报记者坦言:起诉邻居肯定会影响邻里之间的感情,但这也是无奈之举。

很多房屋因为出租,住户提出赔偿应该租住人承担。但原告坚持要求由房东承担赔偿责任,因为租住人流动性大,让他们来赔偿不现实。

4号房的一位男性住户作为住户代表,在法庭上直言,听到小欣怡被高空抛物砸伤的消息,他十分同情,当时还想作为邻居,准备提些水果去看望小欣怡,但没想到自己竟成了被告,“心里确实不好想”。

何虎说,虽然女儿早已出院,但医院叮嘱出院的后续康复治疗、营养补给还得2年时间,最让他担心的是会不会留下后遗症,他真的希望得到的是一个健康的女儿,而不是这些赔偿。起诉邻居,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,警方都找不到肇事人,他只能依照《侵权责任法》起诉楼上邻居了,以此维护女儿的合法权益,并教育公众。

对于当被告,接受采访的居民们众口一词,表示难以理解,声称“可以献爱心,但拒绝赔偿”;更有居民称:“哪怕法院判我们败诉,我也没钱赔偿。”

1号房的一住户提出:小欣怡到底是被人为高空抛物所伤,还是被高空碎物坠落所伤,要求原告出示相应证据。该住户的质疑得到所有被告的附和。

还有被告对原告向法庭提供的当时抛物的水泥块证据提出反对意见,称自己是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,法庭上出现的水泥块并不是砸中小欣怡的水泥块。